希迪智驾黄英君:自动驾驶新能源卡车助力智能工厂

Release Time:2021-07-12 17:00:53
CIDI

2021年7月7日,由中国交通运输协会组织举办的“第十四届中国制造业与物流联动发展年会”在安徽合肥开幕,现场800余家制造与物流企业,以及多家重量级媒体共聚一堂,共享盛会。


希迪智驾工程副总裁黄英君博士作为大会嘉宾登台,并带来主题为《自动驾驶新能源卡车助力智能工厂》的精彩演讲。


1.png 


以下为黄英君博士演讲实录:


感谢主持人,感谢主办方的邀请,很荣幸参加这次制造业与物流业融合大会!


首先,请允许我介绍一下我们公司,希迪智驾是一家成立了四年的科技型创业公司。我们一直在从事跟制造业和物流业都紧密相关的研发应用,非常高兴能有这样一次机会,向大家汇报一下我们所做的工作和对这个领域的理解。


今天会议的主题,是制造业和物流业的融合,对于这个跨领域的密切相关者和参与者,我们进一步来分析的话,可以分得更细一些,包括:物流运营用户、主机厂、制造业、国家层面。不同参与对象的诉求是不一样的。


从用户的角度出发,希望能够减少司机,降低运输成本,能够帮用户挣钱。但是目前我们都知道,自动驾驶发展到现在这个阶段,始终面临着一个成本较高的问题,想帮用户挣钱、省钱,从长期看来是肯定可以的,但是从短期,从今年明年,可能还很难达到这样一个诉求。


再往上,在自动驾驶行业里面,车企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参与者。目前车企行业有很强的意志来推动的智能化和网联化的发展。然后再往上,就到我们的制造业,我们知道,物流是为我们的制造业服务的。


那么制造业本身也是有一个产业升级的强大需求,它产业升级的需求也会反过来推动我们的物流技术。那么最高的,就是从国家这个层面,国家意志能够推动这个产业升级。


像碳达峰、碳中和所涉及的一些大国竞争,这个推动力是非常非常巨大的。可以举个例子,就在上周,陕西一家投资近千亿的煤炭化工企业被叫停,就是因为耗能过高,没有限用碳指标,千亿产业说停就要停。


这样说起来,绿色这一块是推动我们行业智能化的一些推动力,比如说碳达峰与大国竞争,能够释放产能,扩大产能空间,再有就是推动智能制造改造升级,提高生产率,同时可以缓解劳动力短缺的危机,比如说我们的挂车司机,现在各个行业,只要涉及到物流运输的挂车司机、大卡车司机的缺乏,应该在以后会越来越突出。


2.png 


但是我们也存在一些我们的“敌人”,也就是妨碍我们往前推动的不利因素。目前新能源卡车,批量小价格高,这个是一个客观因素。第二个就是智能设备,现在也还是属于小批量的阶段,价格还是比较高,第三,我们对一个智能工厂进行这样一个现代化与无人化的物流运输改造,对原有生产流程的改动是非常大的,要投入很多很多的成本。


这些都是不利的因素,目前来看的话,有利的因素已经在逐渐超过不利的因素。应该说,我们的制造业的智能化,是有很好的前景的。


我们公司所做的事情,主要是针对两个具体的场景。


一类是重型制造业,比如非常典型的这种煤、钢、电、化产业区,几十公里之内都是这样一种大宗的物流运输,包括煤炭、钢铁以及其他一些化工业材料。这种场景的典型特点就是千万吨级、百万吨级的内部转运,所以他们都是采用的重型卡车,不是1吨到5吨这样的小车就能解决的,一定是40吨以上的重型卡车,有点甚至将近上百吨。所以他们的碳排放指标的压力非常大,而且都是以一种很低的速度在运行,油耗也是非常巨大的,这是一个典型的重型制造业的一个场景。


第二类是电子制造业以及一些日用化工品的制造业,他们都是生产-储运一体化的,仓库和工厂也是一体化,它们标准化程度高,也都有很强烈的全流程自动化需求,迫切希望提供他们的劳动生产率。


我认为这两类自动驾驶服务在制造业进行落地应用非常好也是非常典型的场景。像这样的一些制造业,国内至少有几万个。针对这种典型的场景,我们公司推出了这种针对园区和厂区物流的自动驾驶解决方案,这是一个比较完整的方案,在这个方案里面,既有高速场景,又有地下作业等场景,应该说功能性和复杂性还是很高的。


我们的车要在这种工厂里面运行,其实环境是非常复杂的,而且用户对安全的要求也是非常高的。所以我们在安全这一块花了很多很多的时间来进行反复的迭代,典型的工作包括:避碰的设计、不规范操作流程的安全响应、精准停靠、自动充电等。


为了避免来自各个方向的碰撞风险,我们在车辆上加装了多重感知覆盖,甚至包括安全触边,作为最后一道安全防线。另外,我们对底盘下的监控和识别,也可以保证,即使是底盘下面突然闯入物体或是发生了一些特殊情况,我们也可以非常迅速的处理和响应。


针对这种基于26262的安全失效分析,我们也做了大量的工作。比如说,在工厂内进行自动驾驶、无人化运输时的装卸过程是非常复杂的,人、车、货物都是混合的一个场景。如果没有遵守正常的作业秩序,针对一些意外的场景,我们也考虑了一些特别的情况,比如在停靠的货台有行人停靠或突然闯入情况的安全处理。


我们自动驾驶车辆的目标是仓内自动化与仓间自动化的一个全方位无缝的打通,这就要求我们的卡车跟货台能够进行非常准确的高精度停靠与对接,以便仓内机器人能够无障碍地到我们的车里去进行货物的装卸作业。


目前,我们可以做到3-5厘米这样一个横向的停靠精度,纵向可以紧密贴附。这样顶升AGV,装载AGV能够完全无需人工干预地进出我们的车进行装卸货作业。


我们用的是纯电的卡车,我们也为我们的车配备了这样一种自动充电装置,可以进行自动充电,这样的话,我们就可以利用我们的作业间隙,进行全自动的充电,充电过程也不需要人来进行干预。


我们的车可以全自动进入充电位,进充电位以后,我们的充电枪就能进行自动充电。基于目前实现的10厘米到5厘米之间的这样一个停车精度,能够很好满足充电作业。由于可以自动充电,我们对车的要求就会小很多,车辆可以搭载一个容量比较小的电池包,只需要保证150公里的续航,就能够在一个厂区内进行全天候24小时的运营,在电池这一块至少就可以节约10万元一台的成本,帮助用户节约设备投入。

3.png

希迪物流解决方案:标准软件+多种适用底盘平台


经过两年的应用实践,我们发现智能工厂的运输需求非常细碎,需要的车型差别非常大,有的需要1吨的厢式车,有的需要3吨,5吨,10吨,有的需要20吨的拖挂车,有的需要50吨的拖挂车,车辆的种类是非常多。


目前我们做的工作就是以一套标准的软件解决方案,适配和搭载多种这样的车辆平台。包括比亚迪的中型货车、江铃轻型厢式车,以及多个品牌的牵引车头。牵引车包括燃油和纯电两种,我们都做了适配;以及下一代新型无驾驶舱的车,这是一个纯电的箱式车,右边这个是燃油版无驾驶舱的40吨的拖挂车。我们用一套车规级的软件方案,适配了多种不同的车型,满足智能工厂,多类型物料的运输需求。


好的,因为时间关系,我做的汇报就这些,谢谢大家!



Back